魏玓 AdiWei
Mar 29, 2022

--

入戲太深⋯⋯關於威爾史密斯掌摑事件

關於威爾史密斯在2022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的「一掌為紅顏」,從昨天到今天已經有很多討論了。我這裡不要再多談,其實道理很明白,我的看法是:第一,贊成影藝學院把獎項收回(根據最新消息他們正strongly consider)。但同時,第二,影藝學院也應該公布那段導火線笑話腳本,是否經過影藝學院相關人士編審。若是,影藝學院官方也得道歉;若是克里斯洛克自己脫稿演出,那他同樣應該道歉。

不過有一個觀點,我倒比較沒有看到,但應該值得說一下。就是關於「入戲」這件事。

我們一般說「入戲」有兩種,一是演員入戲過深,演完戲之後離不開那個角色,甚至跟戲外世界的自己混在一起。我沒當過演員,但光是想像就覺得這實在很難避免。畢竟所謂「自己」本來也就是生活經驗不斷累積構成的,沒有純粹「本來的自己」。

事實上,我們看過很多知名演員演完某個角色之後,深陷角色性格進而影響生活甚至生命的案例。雖然已知案例大多跟負面角色有關,但如果以此推論,有演員演太多英雄角色,然後在性格中摻入英雄內涵,或是自我意識上覺得自己是電影電視裡的英雄,應該也是很合理的。

我總覺得威爾史密斯有這個狀況的可能性很大。他過去的言行一夜之間被挖出許多,似是有這樣的跡象。當他聽到克里斯洛克言語上侵犯他的妻子,英雄模式上身,這個時候能做的行動選擇不多,電影中的他(無論是絕地戰警裡的Mike、MIB星際戰警裡的J探員,或是機械公敵裡的Del Spooner警探),走上去一巴掌或一個拳頭,都是完全「合理」的--只是現實中這樣不行。

「入戲」的另外一種狀況是指觀眾。觀眾看電視看電影,如果融入劇情,或甚至跟自己的經驗產生連結,對角色(演員)的喜愛、佔有和厭惡等等情感就會油然而生。不僅如此,對於劇情、行為、價值觀等等內涵,也會受到影響,或以為真實世界原本如此。這就是傳播理論基礎之一「涵化效果」所說的。

儘管這類效果的程度和普遍性還需要很多條件,大部分人也都能夠區分現實與戲劇,但其實幾乎是可以確定影響必然存在。而昨天的那一幕,就是這個效果的最佳研究案例。

據相關報導,有一定比例的一般觀眾對於威爾史密斯的行為表示贊同,甚至叫好,據說台灣這邊這樣的網友也不少,並以「真男人」稱呼威爾史密斯(用hashtag 真男人 搜尋看看,也有名人po文喔)坦白說我非常驚訝,但想了想又覺得可以解釋:因為我們都太習慣威爾史密斯扮演「英雄」了,「英雄」為了保護妻子做出這樣以牙還牙的行為(好啦就算承認那是暴力),本來不就是會拍手叫好?

欸,那不是在電影院裡頭才這樣嗎?所以是不是大家都「入戲」太深了呢?

我們從出生到長大,好萊塢就無所不在,沒看過威爾史密斯的英雄電影,也看過幾部其他英雄電影吧。保護家人(包括廣義的家人--地球),是這類英雄電影必備元素,哪個人不知道呢?哪個人不多少受點影響呢?所以坦白說,第一時間我看到威爾史密斯的那一掌,震驚之外,確實也有一瞬間覺得好像理所當然。

再說了,奧斯卡典禮也是一種秀,看奧斯卡其實跟看電影也差不多,雖然說我們不會預期有打人的劇碼出現,但畢竟這是一群明星聚集的場合。他們不是在演電影,卻也是在表演。這是為什麼看到那一幕會覺得有多重感受的原因,因為我們都在「入戲」中。

昨天是威爾史密斯演藝生涯最好的一天,也是最糟的一天。昨天許多的觀眾反應,明明知道用打人解決問題不對,卻又忍不住鼓掌叫好。這兩組矛盾在現實中很荒謬,但放在好萊塢的「入戲」文化脈絡中,就似乎可以理解了。

好萊塢真是一個瘋狂遊樂場,進去玩之前,其實也是要有點準備的。

--

--

魏玓 AdiWei

傳播是專業,影視是興趣,寫作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