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懂你的怒, 反抗軍奮起吧

魏玓 AdiWei
6 min readMay 9, 2018

──「星戰日」爭議後續

星戰日的事情近日還有後續。藍營名嘴以及菁英保守份子陸續批評總統府舉辦的星戰日活動(欸你們反應也太慢了!),不意外的,他們的主要論點大約就是,這個活動很「低俗」(當然他們主要拿來說的就是扮裝半裸公主),不應該出現在總統府。當然,這套論述也就毫無意外地引起星戰迷、偏綠厭藍者,或年輕族群(或混合前三種身分者)的憤怒和反彈。

這個過程,正是過去二十年來台灣公共論述鬥爭的典型模式,永遠無法導向理性、明辨、互相尊重的理想溝通情境,更不用說達到互相理解和尋求共識,最終對政治運作發揮影響力了。雖然遺憾和失望,但是身為傳播學者和通俗文化研究者,還是要抱著責任和希望來試著釐清一些關鍵。

(有些)藍的就是這樣

這場活動問題是很嚴重,也應該強烈批評,原因我稍後詳解。重點是,批評的路線很多,但是如果挑了品味和倫理這條,甚至隨手隨口就用「低俗」這類概念,那就瞬間進入溝通黑洞,萬劫不復了。而這就是一些藍營、保守、菁英(或混合這三種身分)者正在做的,也是一個最笨的論述方法。不過,這應該不是溝通技術的問題,而是源自於這批人的心智結構問題。

我猜他們真心認為星戰、扮裝之類的活動低俗,更不用說裡面還觸及到了保守人士最敏感的身體裸露。這群人,很大一部分受惠於歷史帶來的資源,文化和經濟資本都很高,大概只有晚近在現實政治上不大如意。他們以為自己什麼都懂,什麼都比一般人高級,但事實上大多眼界狹小,不懂得什麼叫做虛心,更不懂得什麼叫做反思。

其實,你私下要覺得扮裝和星戰怎樣那是你家的事,說不定你喜歡做的事情我也覺得你很低俗;但是公開這樣批評,就是一種無知、高傲、不禮貌、缺乏多元主義公民素養的行徑,沒什麼好說的。先不說星戰文化與扮裝文化其來有自,內涵和意義都很複雜,就算是我從事的活動沒那麼多歷史和意涵,也輪不到你來說三道四。

有人說,這些名嘴這樣一搞,又不知道讓藍營損失好幾萬的年輕選票。這我不確定,也不關心(但綠營的政客應該很關心,也很開心)。我在意的是,這群名嘴這樣一搞,把原本可以好好辯論的議題又搞得一團亂,不僅根本沒有辦法對總統府產生有效批評(只是自己人講一講爽而已),更讓整個社會持續陷入溝通障礙,這是最糟糕的,也是過去二十多年來累積的社會痼疾。這群人,就是可惡!

(有些)綠的就是那樣

我之前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總統府舉辦這場活動的問題所在。這裡就很簡要地整理一下。

首先,總統府的說法,大概是「因為5月4日為星戰日,所以如何如何」。5月4日對全球星戰迷來說當是個大日子,他們有權利做任何慶祝,包括申請到總統府去,只要他們覺得開心。但是,反過來說,一國的總統府要如何看待這個節日,要做什麼配合,那顯然不能只是開心就好。就算是星戰迷,也會同意這畢竟是一個特定迷群的活動。我們的總統府把這樣一個特定迷群節日視同一個正式節日(像是人權日或婦女節),就影響、意義、規格來說,合乎比例原則嗎?合乎一般認知嗎?我想這個是很清楚的。

其次,總統府解釋他們配合星戰迷扮裝士兵跟總統府衛兵換班的活動,是「象徵性的共同守護總統府安全」,是「很有意義」的。對星戰扮裝迷來說,總統府讓他們這樣玩,再開心不過。如果總統府也大方承認,他們就是要讓星戰迷玩得開心(暫且不論為什麼獨厚星戰迷,畢竟還有很多人民團體也希望總統府給他們開心),姑且不論。但總統府硬要編出「共同守護總統府安全」這些奇怪可笑的說法,顯然還是承認自身角色有一定規範,非得有點「意義」不可。矛盾搖擺,很遜。

第三,最微妙的地方,也最能凸顯其實總統府看似接納次文化和年輕人,但其實根本不是真心。總統府聲稱配合星戰日活動,是肯定星戰coser們有「創意」,正好露出馬腳:在次文化中,cosplay根本是對「創意」這件事情的反諷── 他們的目的正是要「抄襲」、「複製」某些原作,並從中獲得樂趣!我們其實可以請總統府的公關新聞部門出來解釋一下,你們所指的「創意」究竟是什麼?更何況,就算是真的要鼓勵cosplay文化,或是歡迎年輕人,那得說出一個選擇星戰coser而不是其他扮裝團體或其他青年團體的理由?

這裡再補充一點,有人舉出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也曾在星戰日邀星戰扮裝迷進白宮,以此認為總統府此舉合理。但是,能不能這樣比較,得先想想星戰文化在美國民間社會的傳統和影響力,以及星戰畢竟是美國影視產業產物的這個事實(總統府為什麼不把力氣和時間花在promote台灣影視產品?)。此外,歐巴馬至少很誠實,他們就是辦一場週五晚上的同樂趴,他也不會說我們邀請星戰迷來白宮,「象徵星戰士兵保衛白宮,格外有意義」這種幹話吧?

星戰和扮裝不是那樣

我算不上星戰迷,但我對星戰電影和扮裝文化還算有粗淺了解。我完全體會,如果我是這個迷群的一份子,當天總統府的高規格接待,我一定也是喜出望外,覺得很開心。面對有人以我們比較「低俗」為由來批評,我也必怒無疑(你們根本什麼都不懂還敢說我們低俗!?)。

不過這裡面有個蹊蹺,也邀請星戰迷們來參詳參詳。這次活動的主辦人馬可多在接受蘋果日報採訪時,大概指出最初的構想,以及向總統府申請的活動性質,主要就是在凱道上辦活動,以及扮裝者在總統府面前合影。是總統府公關室主動大幅提高規格,並請他們主辦人進總統府開會後確定的(也就是我們後來看到的,進府、副總統接見、記者會、衛兵交接等等)。換句話說,總統府發現這個活動「機不可失」,藉此進行軟性形象行銷的目的昭然若揭。

最可議的是,他們消費了星戰,消費了星戰迷,也透過媒體的報導和圖片消費了公眾,然後當爭議和批評出現,擋子彈的和受傷的是誰呢?總統府不吭一聲,悠哉悠哉,繼續構思下一個行銷公關招數去了,徒留星戰迷們面對社會質疑,這真的太沒義氣了!套句阿克巴上將在《絕地大反攻》裡的名言:「這是陷阱啊!」(It’s a trap!)

公共溝通應該是這樣

最後,還是要說,台灣的這種公共溝通模式,不僅糟糕、無效,而且對社會帶來毀滅性的影響。這裡無法多談,只是想要呼籲一下,別花力氣、更不需動氣跟那些有權有勢但根本就不打算好好溝通的人溝通,倒是無權無勢的公眾之間,別自亂陣腳,弱弱相殘,我們大家一起來想想辦法,讓有權有勢者真的在乎我們的感受和意見,這也才是反抗軍最重要的任務吧!

--

--

魏玓 AdiWei

傳播是專業,影視是興趣,寫作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