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一座山 說一件事]

魏玓 AdiWei
Sep 21, 2022

~ №2 黃金與黑熊 ~

上回最後說了, 這次爬的是「八大秀」。「八大秀」是中央山脈八通關山、大水窟山和秀姑巒山等三座百岳合爬路線的簡稱。

我們D2上午完成八通關山之後,下午提早抵達了休息地點「中央金礦山屋」(海拔2823公尺),預計明天再前往秀姑巒山和大水窟山(後來我們放棄大水窟山,成為至今的遺憾,但這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然後回到這裡再住一晚。

中央金礦山屋不大,但蓋的很好。山屋前方下坡就是荖濃溪上游活水源,溪水清澈,在蓊鬱森林中座落的這一屋一水,簡直是仙境一般。

這裡跟海拔再往上升至3380公尺的白洋金礦山屋,都是日殖時期開採金礦的據點。據說其實從頭到尾也沒有真的採到金礦,但光看名字還是非常迷人。

而且,不知哪裡修來的福氣,今天整座山屋竟然只有我們三個人。於是我們悠閒地用溪水泡茶,烹煮晚餐,吃飯、聊天。天色一暗,就帶著百年前的挖金綺想,很快地進入夢鄉。卻也在不久之後,迎來了一場驚魂。

大約午夜左右,我被窗外透入的明亮月光照醒,醒了之後便尿意難耐,不得已只好起身,走出山屋。出去時想說立刻就回,就沒把山屋門關緊。

窗外月光皎潔,萬籟俱寂,溫度非常低,我上完廁所回到山屋,正要開門進去,竟發現門打不開。

咦?怎麼了?我揉揉眼睛,想說大概是哪裡卡住了,於是再用力,但還是打不開。

喂,開什麼玩笑!我開始急了。

站在山屋前,背後的巨樹群就像是黑暗巨人,全都盯著我看,不禁抖了起來。

原本不想吵醒隊友,但不行了,我開始敲門。

「叩、叩、叩」

沒反應。

「碰、碰、碰」

我加大了力道。還是沒反應。現在是怎樣?

「阿正,阿光、是我啦!」

叫到第三聲,才聽到有人下床來開門。來開門的是近年來爬山經驗已經比我豐富的阿正。

只聽他解開門鎖,打開門睡眼惺忪看著我。

「你幹嘛啊?為什麼你在外面?」

「我……你才幹嘛!我去尿尿啊,一回來門就鎖上了。」

「哈哈哈哈哈」他大笑出來。

原來,我出門時,阿正醒過來,依稀聽到門打開的聲音,於是起來檢查,門果然開了個縫,他怕老鼠還是黃鼠狼跑進來,就把門關緊,然後從裡頭鎖上,也根本沒注意我其實不在床位上,就倒頭又睡了。

「啊你沒有聽到我敲門嗎?」

「我聽到啦!可是我沒想到是你在外面啊!我只看到很大的黑影,以為是人立起來的台灣黑熊耶,還會用熊掌敲山屋的門哩!哈哈哈哈哈!」

我……是黑熊?

「啊你幹嘛不帶頭燈,開頭燈我就知道你不是黑熊啦!」

我……因為月光很亮嘛!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可惡!

這場中央山脈夜半黑熊驚魂就這樣結束了。喔,還沒,因為一番折騰,我躺了好久一直沒睡著,然後竟然尿意又起,只好再起身出門一次。這次,我記得帶頭燈了。

下回見。

--

--

魏玓 AdiWei

傳播是專業,影視是興趣,寫作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