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一座山 說一件事] no. 12

魏玓 AdiWei
Dec 21, 2023

文/魏玓

[爬一座山 說一件事]

.№12 ~愛哭鬼~

By Ti Wei

2022年6月跟稱呼我趙先生的鄭先生爬完雪山之後,不到一個月,我又上路了。

這次是嚮往已久的大霸尖山。

這麼有名的山,我竟然從高中開始爬山以來不斷錯過,實在也是有點奇怪。

大霸尖山同屬於雪山山脈,但高度比雪山主峰低一些(3492公尺,雪主3886公尺),從登山口到山頂的路程距離也差不多(11K),照理講攀登難度不會比雪山高。

但重點來了,因為沒有交通工具可以直達登山口,所以想爬大霸尖山的人,必須先徒步一段將近20公里的大鹿林道(雖然近年有開放騎單車,暫且不談)。

大霸尖山是泰雅、賽夏族的聖山,而這段20公里的林道,感覺就很像朝聖之路。你想要接近聖山,得先通過這個基本考驗。

林道路況雖然大多平緩,對大部分山友來說難度不高,但是距離實在很長,一般得花五、六個小時。所以如果要單攻,相對困難。大部分山友都會安排三天行程,也就是會在距離登山口4K的九九山莊住兩晚。

不過也有只排兩天的,第一晚仍住九九山莊,第二天登頂之後就直接下山。我就是選擇這個行程。原本以為,下山之後雖然還得再走20公里回到停車地點,但畢竟是平緩林道,應該不是難事。

不過我的回程,正好碰上傾盆大雨,走到全身濕透,在一片漆黑的林道裡叫苦連天,比來程時多花了一個小時,才重見天日。很慘──但這並不是這趟大霸之行最特別的時刻。

出發那天是2022年7月19日。因為是從台北南下,扣掉交通時間,我刻意加快速度,只用了四個小時走完林道,然後趕在天黑前抵達九九山莊。草草煮食晚餐,就準備休息。

當時雖然已經開放戶外活動不需戴口罩,但其實疫情仍然相當嚴重。在山莊餐廳煮食時,還不經意聽到山友提及一個月前發生在山莊的集體感染事件。雖然山莊因此刻意安排間隔床位(九九山莊主要是大通舖),但當我一直聽到兩旁山友濃重的咳嗽聲,實在難以安眠,掙扎了一段時間之後,決定離開滿屋的病毒,比預定時間提早一個小時出發。

那時大約凌晨兩點,整條山徑只有我一個人。但路徑清楚,陡上的路段也不算長,速度還行。不過因為前一天趕路,睡眠又少,走到9.5K的中霸山屋時,強烈的睡意和疲累感襲來,只能昏昏沉沉地往前走。

By Ti Wei

在森林裡走著走著,看到一旁的台灣鐵杉林上方天際,已經染成日出前的一片紫紅,精神才漸漸好起來。沒想到,在不經意的轉出森林來到中霸草原邊緣,我一抬頭,那巍峨矗立的大山就突然出現在眼前。

此時太陽初升,大霸尖山向陽的那一面映照出金黃光芒,在藍色天空襯托下,無比莊嚴。山風拂拂,草原上的箭竹緩緩搖擺,猶如一場膜拜儀典。

By Ti Wei

我呆立在原地,不知怎地,望著這景象,眼淚竟撲簌簌地流了下來。

我知道自已在流淚,但不知為什麼而流。我只能讓淚一直流,流啊流,流個不停。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突然聽到有人大叫「你早!好美啊!」,我驚覺後面有第二位山友靠近,然後人類社會的羞恥感突然跑出來,才匆匆用衣袖拭去滿臉的眼淚。

By Ti Wei

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登山體驗。

而這場止不住的淚流,也讓我理解為什麼大霸尖山會是泰雅族和賽夏族人們的聖山。這不需要傳說,也不需要言詮;這完全是身體感應的,只要你來到大霸的面前。

By Ti Wei

--

--

魏玓 AdiWei

傳播是專業,影視是興趣,寫作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