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時空旅行!

魏玓 AdiWei
Oct 29, 2020

--在2020年看《怵目驚魂28天》(Donnie Darko)有感

文/魏玓

那天去看《怵目驚魂28天》(Donnie Darko)的時候,其實心裡幾乎沒有準備。

我知道這是一部舊片,一部科幻加驚悚的「靠片」( cult film)。就這樣。我沒時間去找查找資料,對於演員、故事、乃至於電影的氛圍、時空,都沒有特別意識或印象。

我就這樣坐進了電影院。

然後,電影開場段之後沒多久,場景是主角就讀的維吉尼亞州某高中校園,Tears for Fears的 “Head over Heels” 鋼琴前奏冷不防地突然響起,然後,我就毫無防備地,瞬間被拉回到1980年代,腦袋和感官,一整個空白,然後又一整個爆炸。

很難理解嗎?好吧,讓我這樣比方,這就像,有人在你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突然把你國中暗戀的女生(或男生)的照片放在你面前,一股電流穿透全身,有些興奮,有些熟悉,但又有些不知從何而來的羞恥感,竟覺得有點臉紅難堪。情緒多到大腦和身體都無法處理。

有那麼一瞬間,我甚至覺得自己好像一絲不掛地坐在電影院裡,而且,是那個1980年的我。

x x x x x

《怵目驚魂28天》是2001年出品的電影,故事的時空則設定在1988年,主角Donnie是一個高中生(Jake Gyllenhaal飾演)。換句話說,1980年代唸國、高中的觀眾,如果在2001年有幸看到這部電影,其實就已經有回顧和懷舊的味道。而在2020年的此時此刻才看到這部電影的我,更是有一種疊加放大的穿越感和既視感,在觀影的過程中,不斷環繞,時而恍惚,時而感傷。

這種感覺,剛好跟這部電影的主要元素:夢遊、超現實、時空旅行,完全連結。

x x x x x

編劇兼導演Richard Kelly在《怵目驚魂28天》中想要講的核心主題就是青春的苦悶。在這個半大不小的十六、七歲,對自己、對學校、對大人、對性、對世界,充滿了各種懷疑、渴望、憤怒,覺得沒有人真的懂我,覺得每天都想要爆炸,卻也每天都想要躲起來。

雖然Kelly把主角Donnie的情況講得特別極端,但其實每一個走過這個年紀的人一定都懂,也一定都經歷過裡面的某個部分。

不過,Kelly也把Donnie的苦悶和解脫講得有點複雜迂迴,在混雜著驚悚、科幻、校園YA等類型的外殼下,有許多對青少年心理狀態的深入描繪和分析(Kelly就是一個文青啊),對觀眾來說確實不是那麼容易掌握。

如果你第一次看這部電影,其實我會建議不需要太執著於把劇情完全弄懂。一方面,因為故事本身邏輯上就有漏洞。另一方面,沒完全弄懂,一樣可以感受上述青春苦悶的這個主題。

與其花力氣去搞懂情節邏輯,倒不如享受充斥全片的各種文青彩蛋(其實,這本來就是許多「靠片」的主要迷人特色之一)。關於這個,已經有文章幫我們整理了,當然還不只這些,但我覺得先這樣就夠了,其他的自己去發現可能會更有趣。

值得一提的是,就跟很多以青春苦悶為主題的經典小說或電影(例如《麥田捕手》、《蒼蠅王》)一樣,Kelly在片中對所謂「大人」(也就是長成了的人類)的虛偽和醜陋(還加上1980年代美國在雷根、布希主政下的保守氛圍)的抨擊也不遺餘力,而彩蛋正是他最尖酸刻薄的武器。

舉個例子。片中藉著迷人的英文老師(Drew Barrymore飾演),反覆致意英國小說家Graham Greene的作品。不過學校那位保守的體育老師卻對作品中描述青少年反叛行為大驚小怪,意欲除之而後快。當主角的母親反問這位老師,妳(真的)認識Graham Greene嗎?那位教師嗤之以鼻回道,當然知道,不就是那個電視明星嗎?(哈)

x x x x x

本片另外一個看點是演員。很多人(包括我)從李安的《斷背山》(2005)認識了Jake Gyllenhaal,他那時25歲。演出《怵目驚魂28天》則是21歲,詮釋片中的高中生,並不違和(Donnie在角色設定上本來就是比同儕們成熟)。

事實上因為出身影視世家的關係,Jake從11歲就開始演電影,演技很早就相當傑出。他詮釋的Donnie,完全展現出怪咖青少年的複雜心靈與行為狀態,尤其是當妄想症狀出現時。

導演Kelly還找來他的親姐姐Maggie Gyllenhaal(對啦,就是《黑暗騎士》裡的瑞秋!)來演他故事中的姐姐,雖然戲份不多,但是兩個人對起戲來就很有意思。

另外,前面提到的Drew Barrymore、飾演媽媽的Mary McDonnell (對了她演過《與狼共舞》的女主角)、飾演變態心靈療癒講師的Patrick Swayze(跟《第六感生死戀》裡的痴情男鬼形象是180度轉變,真的很想揍他臉),以及飾演Donnie女朋友Gretchen的Jena Malone(她那時真實年紀就是17歲,美得不像話,後來她演過《飢餓遊戲》系列),都有很精采的演出,可以細細欣賞。

x x x x x

嚴格來說,《怵目驚魂28天》的故事還是有缺乏說服力的地方。Donnie的父母,其實相對是自由開明的父母,從前面一場家庭晚餐中他們對於小孩在餐桌上講髒話的反應就揭示了這點(沒有大發雷霆或板起臉孔,而是用溫柔和幽默來面對)。另外在學校裡,雖然有保守老師的壓抑,但是也有比較自由的英文老師和物理老師,以及死黨的互助支援。

在這種情況下,Donnie的心理症狀,讓我們找不到緣由,也找不到惡化的條件。不過,在有了上述那些優點和特色之後,要放過這一點質疑,也並不難。

講到優點,不能不補充一個:片中使用的配樂插曲顯示導演的獨特品味,而且也都能夠呼應劇情,包括前面提到過的”Head Over Heels”, Donnie妹妹所屬少女舞團表演用歌曲的”Notorious” (Duran Duran)(少女組合的表演歌曲用這首歌還真是諷刺!)、青少年開趴用歌”Love Will Tear Us Apart“ (Joy Division)(當時Donnie和Gretchen的愛情正發展到新高峰,但接下來就…)等等。對我這個世代來說,更是充滿有如發現彩蛋般的愉悅。

電影的最後,用了Tears for Fears 的另一首名作”Mad World”把故事帶向終點。用的是後來比原版流傳更廣,由 Gary Jules翻唱的抒情版本,跟劇情的搭配,堪稱完美。

那麼也讓我用這首歌作為這篇文章的結尾吧。

--

--

魏玓 AdiWei

傳播是專業,影視是興趣,寫作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