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進擊的巨人到美麗的泡泡──Netflix原創動畫電影《泡泡》短評

魏玓 AdiWei
May 15, 2022

文/魏玓

我從第一秒就被《泡泡》吸引了。

藍色為主的色調、反烏托邦的城市場景、夢幻泡泡的氛圍、運動競賽的刺激、少女漫畫風的漂亮主角,還有水手服+短裙,全都是日本動畫迷人的元素。

但悲傷的是,看完之後,好像也只有這些了。

圖片來源:https://wtpgame.com/hot_news/bubble-movie/

進擊的荒木

Netflix在今(2022)年四月底推出的動畫電影《泡泡》(Bubble),甫上線就連續兩週登上排行榜前三名。

除了一開始提到那些吸引人的元素,這部動畫的製作團隊大有來頭,光看導演和編劇的名字也要讓許多動漫迷眼珠子掉出來:導演是《進擊的巨人》動畫版導演荒木哲郎,首席編劇則是以科幻冒險遊戲腳本創作著名的虛淵玄。音樂創作和整體製作分別是《進擊的巨人》班底的澤野弘之和WIT Studio。

如果先聚焦在動作畫面和節奏感,荒木哲郎顯然成功地複製了《進擊的巨人》動畫版的成就。

這裡容許我對漫畫改編動畫稍微多說一點。把原本平面靜止的畫作改編為動態影像,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創造節奏感。漫畫也有節奏感,但是因為畫面是靜止的,這個節奏感可以說是漫畫家的繪圖和分鏡,與讀者的閱讀和想像共同創造的。

但是動畫節奏感則是導演主控的,如何用具體的時間來呈現漫畫中的想像時間,考驗導演解讀原作,以及掌控動態影像的能力。而這也是動畫導演成敗的關鍵,因為漫畫家已經把場景和分鏡都大致設定好了,導演要負責和發揮的地方其實相對有限;但也因為有限,所以非常具決定性。

我個人認為荒木哲郎在《進擊的巨人》動畫的表現完全通過考驗。負責擊殺或調查巨人的士兵,追捕和擊殺巨人的過程從漫畫看起來已經是非常精采,加上動畫的速度和節奏感之後,有如乘坐光速雲霄飛車,效果是非常震撼的。

荒木哲郎延續了這個強項,應用到《泡泡》中的城市跑酷運動,可以說是更上一層樓。不僅是因為跑酷會運用各種身體動作和周邊物件,加上重力失常的科幻條件設定,人物的動作有如超人版花式體操般眩目華麗,大幅超越了《進擊》士兵擊殺動作可以展演的範圍。而且跟《進擊》不一樣,《泡泡》是原創動畫,沒有諫山創的原著框架,荒木哲郎在分鏡設計上的主創性應該更大。

其他在角色造型、場景和繪圖方面,雖然《泡泡》的表現不算頂尖,很多畫面和物件的細膩度也不如新海誠的作品,但也都還算水準之上。那麼,問題在哪?

圖片來源:https://prtimes.jp/main/html/rd/p/000000178.000005163.html

虛淵玄有在用力嗎?

(以下涉及部分劇情)

《泡泡》故事設定在東京。五年前全世界下了一場不知原因的泡泡雨,東京鐵塔發生爆炸,又同時出現許多反重力現象。後來東京市中心被水淹沒了大半,成了廢墟,只剩下無父無母的少年少女們。他們組成隊伍舉行跑酷比賽,賭注就是各類生活物資。

男主角響是五前年東京鐵塔爆炸案倖存者,他是跑酷隊伍中的第一,也是特立獨行的好手。他的特立獨行,來自於他一直感應到東京鐵塔事故現場,藏著某些關於這整場災難的秘密。響在一次攀爬東京鐵塔的冒險行動中失手,一個來路不明的少女救了他,闖進了東京跑酷少年們的生活,也闖進了響的內心世界。

其實故事的基本架構是頗吸引人的,主軸設定應該很清楚:少女(後來被取名為詩)與響相愛的過程中,一方面解決響個人的難題,另一方面也解答人類的難題(泡泡雨的祕密與人類的命運)。這個說故事的要求,不過分吧?

然而虛淵玄確似乎無意完成這個敘事的任務。一直到結局,我們還是搞不懂這場災難的來由和演變的方向(所以也不知道到底該解決什麼),也搞不懂響跟這場災難的關係。故事裡扯到全球人類(還讓詩變成像是《第五元素》裡的莉露或是《露西》裡的露西)、講了少年之愛,還提了一下什麼總部,什麼重力波,但全都點到為止,不知所云。

這些線索開了頭,卻沒有完成敘事,我都可以原諒,但最不可原諒的是詩的角色設定和情節安排。虛淵玄硬是要把詩和響的愛情,放進美人魚童話故事的框框裡,但是除了想救王子就會變成泡泡這一點,其他都沒有展開,也沒有成功地把人魚故事和泡泡災難連結。更奇怪的是,詩剛開始出現的時候,明明就像一隻貓──好啦這個部分真的很可愛,但是突然又變成人魚公主了(難道是說貓喜歡吃魚?不對,這說不通啊),讓人一頭霧水。

其實,美人魚的故事原型是很淒美的,先不管貓的部份(好吧是我自己念念不忘),要把詩和響的愛情寄託到這個故事,我可以接受,也很期待,但不應該只是「點狀」的挪用。如此一來沒有真正發揮這個故事的淒美力量,也辜負了人魚公主。

圖片來源:https://prtimes.jp/main/html/rd/p/000003238.000016356.html

OTT泡泡?

虛淵玄編劇的成名作《魔法少女小圓》(2011)是原創的12集電視動畫,主題是他擅長的帶有暗黑色彩的奇幻魔法故事,在劇本和美術方面的表現都非常傑出。其實,擁有魔法能力的少女,可以說是被用到爛了的題材,但虛淵玄把這個元素放進少女姊妹情誼的框架中,很適合也很有說服力。雖然扯到人類善惡的話題,有點說教,但隨著一集一集情節推演,幾個少女主角之間關係的起伏分合,不僅合理,也非常感人。

除了劇本,《魔法少女小圓》展現了讓人驚艷的動畫創新,尤其是對於暗黑世界和魔法力量的描寫,雖然說這個黑暗力量代表是「魔女」和「使魔」,但都沒有出現具體的惡人形象,而是混合運用了各種美術元素,包括抽象畫、版畫、普普藝術、拼貼藝術、哥德式畫風、巴洛克畫風、VHS視覺效果,甚至還挪用剪紙、編織、壁飾等等素材,呈現出一種詭異卻不狂暴的氛圍,看似混雜紛亂卻又層次分明;這是暗黑邪惡力量描繪手法的全新境界。

相對的,《泡泡》的美術雖然精緻無比,星塵、漩渦、黑洞、泡沫的呈現看似無懈可擊,卻讓人很快的視覺疲乏,毫無未知力量該有的壓迫感或恐怖感。再加上虛淵玄在劇本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的半調子(或許他就是比較擅長用多集數來組織故事,而不是一個半小時的電影形式?),整部電影就真的只剩下泡泡了。

近幾年Netflix在世界各地投資當地傑出的影視工作者,生產出一部又一部的原創作品,必須承認裡面也有佳作,但也很常看到這些創作者做著也許本來不是那麼擅長的事情。荒木哲郎和虛淵玄這樣的黃金組合,結果竟是如此令人遺憾。Netflix究竟是善是惡,我們還得繼續觀察下去。

--

--

魏玓 AdiWei

傳播是專業,影視是興趣,寫作是生活。